黑钺

自娱自乐
什么都吃的小老鼠
0咸带在看着你0

如龙- 这是一篇repo


_抓不住重点的拖了老久的repo
_感谢竹桑的「Sweet Dream of Creep」


         拿到本子的爆炸心情用各种浮夸的语气词来表达会是最贴切的,这里先不发疯了×当时反应过来这是塞了海报的本子的包裹时就激动得手抖,拆封时更是抑制不住的尖叫——先抽出了海报,Axis太太的画风本就够沉醉,直接就亲了上去[咳];一开始也仅是抱着明信片舔,直到读完整个本子,不禁赞叹画面感的精准表现。
         正式翻开本er,每页的椿花(如果我没有认错orz)暗纹就已觉得精致用心,而内容简洁干净的字体更是喜欢。有纹饰却清爽,静下来逐字品味了。

「Sweet Dream of Creep」
         英气的军装包裹的大概是更加残酷的现实。遗书薄如蝉翼像种寄托,即使只走走形式也沉重。
         初临战场时候桐生担忧而欲夺门而出,却被真岛一场经验传授的死斗打断——桐生下意识寻人之举没来由地令我平静不能,而这大概就是战场同极道残酷的差别:极道之上,尚可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行动,桐生也一直如此任性;军队不同,指挥官的干涉不容动摇,军令难为,尖锐境况下只得身不由己。
         明知是梦,明明自己和梦中人都点破这一痛苦窗纸,依旧不急着醒来。私以为,真岛以此,带点自欺地坚定等下去,等到同生共死之誓的兑现,大概是笃定又隐隐含着不确定的等待。而桐生的梦,心魔低语间的镜花水月,只是念故人。
         到最后,许多年前的约定与誓言,有的人守下来了,当然有无奈失约的遗憾。于此处的森大的插图是最爱的一幅,大片黑暗的浓墨中勾出一片缥缈,浑然一体得就像现世与幻想。写心中幻境之时亦是虚无与实际的流畅交合,竹桑写得疑梦似幻,它又是实梦实幻,真的,这种感觉太回味了。

「Kitchen Adventure」
         东城会大佬日常炸厨房这已经是第三还是第四次读了——不出意外的笑到爬不起来。这是过日子的生活,不过说是做饭,更像是男人们在胡闹(都怪尼桑×),欢乐爆表的一篇,特别可爱。

「The Golden Age」
         依旧是旧文再读,最为触动之处仍是真岛独自为靖子扫墓一段。墓碑前讲冴岛可能的状况,讲着如今忆及往昔。理发一事温暖得唏嘘,关于兄弟的假象让亡者安心亦说服自己安心。
         钢筋水泥的幻梦中醒来的真岛有种把前半生再经历一遍的沧桑。醒来,然后醒悟,人生还长,正值黄金时代。又觉得是有南的狗腿式陪伴,高调的体贴和温暖,真岛重新充满了年轻的冲劲吧。

「流星月台」
         生死边缘走一遭,明明已经涉足那边的世界,又被亡者推回这边。不负责任地想小锦在离开时是要桐生继续活下去。天上列车如流星,这更像是已故的人们的思念了。
         在深夜读这篇,或许环境影响在,我是鼻腔酸了好几次,道不明的哀伤翻涌,应该是意会到了竹桑想传达的情景了。

「下世纪再嬉戏」
         正式的初见是一场无理闹剧,堪称神展开的行动终结于强大之友间各种决斗后的闲暇。桐生与真岛就应该因为强大而相识相知,虽说不上相见恨晚,但一见便注定一生挚友。
         多年后言谈中隐晦的挂念各自心里清楚,无需多言点到为止。竹桑笔下的两人很符合心里想着他们的相处模式,的确是如水之交。

「How to Kiss A Cyberman」
         有种只言片语的破碎片段拼就之感。一章读尽,还住摸不透剧情,而脑内已经设想出好几种可能。继续下去,否定几条猜想又新生几种假设,直到最后翻到小半页留白,恍然间串起整个故事,再在心头好好回味细节几番——享受这样的插叙。
         时间真是残酷:几万光年外的桐生,轻松引力下日渐沉重之身躯那几句心酸得险要落泪;永生的两个怪物也只是在长得看不到头的河流中以讲故事的方式堪堪度日。
         冴岛与真岛重逢,听来了过去之事,但总觉得生化人只得了人工智能推演的结果,吸血鬼只坚持着转化前的执念,说到底是无心。于是觉得穷尽一生等待的桐生幸福许多。
         不过疯狂在高空起舞一曲,如此荒诞共度至时光尽头,感到浅淡悲哀夹杂在永生的坚守中。


----------

——正经的部分大概至此结束了。
每天写一点而拼出了这篇repo,说不定会发觉其中不太一样的每天的心情?——真的久等了。
结果大多还是写成了个人感受,特别自我的体会(๑•ั็ω•็ั๑)
还是要再讲一遍:感谢Axis太太的华丽封面!感谢森大细致的插图,太到味!感谢竹桑,感谢你认真写下的每个故事!

真的太喜欢这个本er了!!!——让我周末再看一遍!!!

以上w

评论 ( 3 )
热度 ( 3 )

© 黑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