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钺

自娱自乐
什么都吃的小老鼠
0咸带在看着你0

猴败鱼- 说什么都非要心动10题

_

_梗自青至

_猴败鱼群 同人

_生怪 鱼喵 外黑 统晓 雨雪

_我好渣[..

_1.擦黑板

「嘿,需要我帮忙吗?」

正苦恼于黑板高处字迹的复瞳听见并不熟悉的声音这样询问,回头去看,映入眼帘的是学生会的前辈。

夏柯站在讲台边沿,嘴角带上的浅浅笑容让人移不开眼。

复瞳有些愣神,她轻微地点头,接着却显得无措地重新面对黑板,而在夏柯走到身边时又偷瞄她几眼。

隐隐约约觉察到娇小少女的视线,夏柯更加笑容明媚。
她从口袋里摸出纸巾递给复瞳,看着复瞳将口鼻捂好,这才开始清理黑板的工作。

「谢谢……!」

遮蔽住的声音虽闷闷的,那对漂亮红眸中感谢的笑意却不被阻拦地传达出,被侧目注视着复瞳的夏柯尽收眼底。

夏柯觉得那对眸子是充满魔力的。

至少她已被施下魔咒。



_2.下雨滑倒

合金与水泥地面撞击的巨响,密集却轻微的雨声间隐约夹着谁吃痛的抽气声。

橙发及肩的少女懊恼坐在路边,单车倒在一旁无暇顾及。mio没想到自己加速骑行会遇上车轮打滑。

少女捂住阵痛的腿侧放缓力道揉着,被沾湿的衣物向她透露着雨水的寒意,mio稍微颤了颤。

而后便不再有冷雨落在少女身上。

将伞分给mio大半,余甘在她身旁蹲下来。

「有没有受伤?」

面对陌生少女的担忧面庞,mio难得有些语无伦次。

「没事的,应该……除了摔到的地方挺疼……」

接着便陷入沉默。

痛感减退了些,mio试图起身打破尴尬局面。余甘亦反应过来,伸手扶住对方。

「我送你回去吧。不介意的话……」




_3.铲屎官

雯回到草坪时,自家的金毛将身子放到最低地趴着,瞅着面前好像对自己很感兴趣的茶杯犬。

「布朗!」

她的呼唤在警告那只从来都不安分的大型犬,不能惹是生非。

「其实是小茶杯先凑过去的——不方便吗?」

坐在一旁的女生是小巧的贵宾犬的主人,她隐约明了雯的猜想而开口,在雯的目光移过去的时候带着抱歉的意味笑笑。

「啊,其实没关系。它很可爱。」

对方没有因此不满的意思,这让玄钺缑放心下来,笑容亦褪去了那分僵硬。她冲雯挥挥瓶装饮料。

「一起坐吧?」

雯走过去,最后补充的语句难以听闻。

「……你更可爱啊。」




_4.菜市场

夏柯很烦躁。

她尽量迅速且仔细地挑好蔬菜结账,接过塑料袋便赶忙向市场门口走去,脚下踩滑险些摔倒,也未放慢脚步。

「不好意思!前面那位请等一下!」

女生的呼喊盖过了交谈的其他人声,夏柯听见,却不以为那是在叫住她。

直到有人拍了拍她的手臂。

「你有东西落下了。」

小跑着追上短发的女生,复瞳有些喘,伸手递过夏柯之前顺手放下的几包青菜。

「你好像很急——即便这样也该注意好自己的东西啊。」

复瞳的出现打断了夏柯急急忙忙的状态。这令她冷静了些许。

「非常感谢。」

接过袋子时,夏柯想着,干脆把今天无法完成的计划改变一下吧。

「倒不是特别急。可以的话,我能请你一杯饮料作回礼吗?」




_5.头撞墙

晓最后一个爬进了通往新密室的通道。

大概是心理的紧张作祟,晓莫名而慌乱地回头看向通道外边。

然后在并不宽敞的通道中起了声闷响,还有晓的轻呼。她突然的动作使自己一下子撞着了脑袋。

「……没事吧?」

在晓之前的男生停止前进。他用蹲姿行进,小心地回到晓的身边。

忆统想揉揉这个委屈的女孩。而稍微一动,通道里便又一声闷响。

尴尬的他只好收回手,揉着自己的头顶。

「噗嗤——忆统你怎么这么可爱——」

好听的女声里满是颤抖着的笑意。

习惯性地,晓捏了捏对方的脸,收手时才觉有些不妥。

「——忆统你就殿后吧!」

女生回避一般地,赶紧从他身边通过。




_6.品味捉鸡

玄钺缑看见小小的红尖多肉和相比之下大出许多的竹篮花盆的搭配时本想选择沉默。

她抬眼,这位客人不满又难以取舍的表情被她捕捉,然后鬼使神差地提议。

「我帮你再选一个盆吧?……」

店主开口就后悔了。何况对方沉默不语,没得到答复而尴尬不已。

雯很迟疑。苯巴蒂斯和竹篮都是她心仪的单品。而她也清楚这样强行的搭配很没品味,终于权衡。

「……嗯。」

于是小多肉被移栽进了做旧的绛红陶盆。

玄钺缑在雯结账之后离开之前叫住了她,她觉得自己的思维不再受自己掌控,然后把本是留给自己的盆栽拿给了雯,又补上毫不公式的笑容。

「……就当做是第一次光顾的见面礼吧。」

那是用竹篮装着的,玄钺缑很喜欢的铁线蕨。




_7.下蛋

忆统终于熬到放学。他第一个冲出教室跑向校门,连智乃都丢下。

忆统忧心忡忡心不在焉了一天,原因是他衣兜里的那颗,今早在他被窝里出现的彩蛋。

满脑子想着要怎么处理这颗蛋的少年没有注意到,在他努力向校门冲刺的时候,有小东西钻进了衣兜里摸走了彩蛋。

「这是你的吗——真的很好看呢,这颗守护蛋。」

成熟美妙的女音让忆统心惊。他转过身,有些僵硬。

晓将忆统的守护蛋举在眼前打量。她的头顶趴着一个小小的小御姐,正掩着嘴朝忆统得逞地笑。

「那个……」

忆统慌极了,他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冒汗。

「不用那么紧张啦,这只是理想的具现化。」

把彩蛋抛回给它的主人,晓微笑着眨眨眼。

「反正你也有守护蛋,就决定让你加入我们社团了!」

少女跑过去抓住忆统的手腕,拉起他跑向他们的社团活动室。

还没明白状况的少年一愣一愣的,除却晓的声音,只听得见心脏的狂跳。




_8.小树林

因为午休时间莫名展开的捉迷藏,余甘跑进了校园边缘的小树林里。

想到做鬼的晓一时半会找不到这里,余甘悠闲自在地哼起小调,顺带着把草叶踩得咔嚓作响。

然而很快树林里便有了并非她制造的声响。

余甘在原地站住,懵着眨眨眼觉得自己的flag秒收了,决定在被捉住前吓吓她。

辨认出声响的方向,余甘放轻了动作摸过去躲在较为粗壮的树后。

「哇——!」

闪出去之后才发现是不认识的少女。

mio眼角有些抽搐。眯眼盯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一步步走近逼着她后退。

余甘退无可退,已经背靠上树干。

前倾上身而后单手撑住树干,mio凑得更近些。

「同学,你打扰我午睡又跳出来吓我,是我太帅了你喜欢我吗?」

「你帅!但是同学,你都树咚我了难道不是你喜欢我吗?」

mio盯着余甘。余甘看着mio。

「「我好像真的有点喜欢她?!」」




_9.篮球场

泽洛的三分成功入框,以此结束的前半场自然由他的班级领先。

一手将散到额前的碎发后梳,抹去脸上的汗水再稍微扇扇球衣,观众席上的姑娘们尖叫的浪潮让泽洛很是满意。

他回到休息区,班上派来后勤的素雪只是递来毛巾,看着泽洛将它搭在脖颈后。

「鼻子?」

泽洛惊讶于那个瞬间的,在混杂人群中的意外竟然被素雪捕捉。

「原来你一直在看着我吗——放心吧,没事的。」

「我还以为被球砸塌了呢。」

哭笑不得的泽洛对上无波无澜的素雪。少年心里生出一种挫败感。

「下半场别再用脸挡球了。加油。」

接过对方递来的冰水贴在脸侧,泽洛觉得自己心跳恢复正常水平的用时似乎比以往长了些。




_10.从无名的瞬间开始

放弃对团队的贡献而护她周全。

即使不顾支援正面部队也要去接应她。

灼热火焰与喷气反射,不容许任何针对她的威胁。

默契兵分两路,他灵活吸引火力,她诡秘绕后刺杀。

是集中一瞬的关注。

是死皮赖脸的称呼。

是愈发深刻的长相处。




_end.



鱼干生日快乐!
好咸啊我.越写越有毛病.
神特么的心动啊!
[讲道理最喜欢小树林那题×

再一次,生日快乐w

评论 ( 2 )
热度 ( 2 )

© 黑钺 | Powered by LOFTER